快捷搜索:  

邯郸金沙-治水之道在于“新”——眉山市水环境保护观察

邯郸金沙,治水之道在于“新”——眉山市水环境保护观察。

中新网眉山7月6日电 题:治水之道在于“新”——眉山市水环境保护观察

作者 黄钰钦

青神县“海棠竹溪”生态湿地 黄钰钦 摄 青神县“海棠竹溪”生态湿地 黄钰钦 摄

近日,由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牵头的“中华环保世纪行”采访组来到四川省眉山市,从市区到县乡,实地探访当地水环境保护情况。从生态治理方法到市场运作理念,从生态补偿机制到立法支撑保障,通过对眉山的观察能够清晰地看出——治水之道在于“新”。

新方法:以生态方式治理生态

在眉山市南部的青神县,一条蜿蜒的思蒙河贯穿全县。作为青神县内岷江最大支流,思蒙河流域人口达到9万人,流经4个乡镇。受畜禽养殖、农村生活污水等因素影响,思蒙河曾长期处于劣Ⅴ类水质,水体恶臭,鱼虾绝迹,对县内岷江流域水质造成了严重影响。

甘眉工业园区生态湿地 黄钰钦 摄 甘眉工业园区生态湿地 黄钰钦 摄

2018年起,青神岷江流域生态屏障建设项目开始实施,“以生态方式治理生态”的新方法被广泛采用。青神县县长徐琳介绍,用建设生态湿地治理水污染,实则是将水环境质量与自然生态修复有机统一。其中,以“海棠竹溪”项目为代表的治理工程,打造了海棠为主要树种的生态景观带,构建起沿河生态缓冲带,沿岸年均农药、化肥使用量明显降低,有效遏制了农业面源输入污染。

步行在“海棠竹溪”生态湿地,四周青草葱茏,满眼苍竹劲翠。在曲折环绕的4公里竹溪中,共种植了11个品种、60余万株水生植物,思蒙河段经湿地净化后,氨氮含量下降将近50%,显著改善了水质。

随着生态环境逐步改善,经济效益也紧跟而来。徐琳介绍,当地对于水环境的治理推动了旅游业发展,“2018年,全县旅游人数达到500万人次,旅游收入38亿元(人民币,下同),较2015年分别增长93%和106%。”

“以生态方式治理生态”的方法在专业污水处理厂同样得到广泛运用。作为以发展有色金属和新材料产业为主的园区,甘眉工业园区污水处理厂承担着繁重的污水处理和排放任务。

2017年开始,园区对污水采取人工湿地深度处理,经各种功能植物吸收,有效消减了氨氮等污染物对水体的侵害。置身于菖蒲、水葱遍布的人工湿地,眉山市生态环境局副局长赵友中对记者说,“工业园区污水处理厂+生态湿地处理”的模式目前已经在全市推广,今后平均每1吨污水即配以10平米湿地深度处理,通过湿地处理技术减少对流域的污染。

新理念:由市到村的观念转变

眉山市东坡岛上,廊桥曲折,亭台遍布。当地市民说,此处是眉山城区里最好的地段。眉山在东坡岛的开发上决定砍掉房地产这棵“摇钱树”,坚持“还绿于民”,将原规划了7万人的东坡岛人口减少到2.5万,为全市人民提供休闲场地,每日接待市民1万余人次。

甘眉工业园区生态湿地植物 黄钰钦 摄 甘眉工业园区生态湿地植物 黄钰钦 摄

眉山市住建局局长梅斌说,因为放弃近40亿元的财政收入,在规划时曾一度争议不断,“但是最后依然决定让出短期利益,留足长远生态效益,真正做到水环境保护理念上的转变。”

由于东坡岛紧靠岷江,眉山市在2015年实施城市湿地公园水生态治理,在东坡岛上采取源头控制、集中清淤、底泥改良、栽植水生植物等措施,保证水体生态环境长期处于系统平衡状态。

如果说东坡岛的开发体现了城市发展政绩观的转变,以“村民自治+市场运作”为特色的“丹棱模式”则是乡镇生态新理念的代表。

丹棱县自2011年以来,探索推行以“因地制宜、分类收集、村民自治、市场运作、三方监督”为主要内容的农村生活垃圾处理模式,通过召开村民大会和村民代表大会,采取公开竞标方式,确定农村生活垃圾收集和公共区域常态保洁承包人,按照“谁受益,谁负担”原则,引导村民每人每月自愿缴纳垃圾收集费1元。

“可不要小看了这1元钱,它最重要的作用在于大大增强了村民的责任心和主人翁意识。”眉山市丹棱县县长黄秀航认为,“丹棱模式”成功的关键,就在于如何让村民真正参与进来实现村民自治,“通过公开竞标,实现了承包人从‘要我干’到‘我要干’的转变;通过收取1元钱,实现了村民从‘要我监督’到‘我要监督’的转变。”

由外聘保洁员到保洁承包人,丹棱通过1元钱撬动了市场,激活了管理。如今,在节省近70%环保成本的同时,丹棱极大提高了环境治理能力,形成村组干部、村民、承包人互动管理的三方监督机制。

新保障:以立法作最坚实支撑

黑龙滩水库位于仁寿县黑龙滩镇,是眉山中心城区、仁寿县全域200余万人的饮用水源。2018年4月1日,眉山市人大常委会正式颁布实施《眉山市集中式饮用水水源地保护条例》(以下简称《条例》),将饮用水水源地保护纳入法治轨道。《条例》在集中式饮用水水源地保护中引入了河长制、湖长制和库长制。全市依法规范整治5个县级以上集中式饮用水源地和36个乡镇集中饮用水源地。

“立法是水环境保护最重要的支撑。”仁寿县副县长陈双成表示,《条例》的确立实现了在保护区有法可依,分解和细化了各部门在水源地保护中的职责,“对于水源地取水口区域内的农家乐等,依据保护条例,该拆除的必须拆除,在准保护区内,不得新建影响水质的设施。”

黑龙滩镇镇长李超介绍,当地政府大力实施生态移民,搬迁沿湖农户5100余户2.1万余人。关闭、拆迁市、县饮用水水源地一级保护区内建筑物共59处,农家乐16户、农户43户。

丹棱县污水联户处理设施 黄钰钦 摄 丹棱县污水联户处理设施 黄钰钦 摄

谈及生态移民安置问题时,李超再一次提到《条例》的重要作用。“依照明确的规定,生态移民人均将获得60平米安置房和约10万的补偿金,政府对安置的群众也加强就业培训,对接周边就近就业。”

有了立法作为最新保障和人大持续监督作为强力助推器,眉山生态环境治理更加高效明确。2019年1至5月,眉山市生态环境保护局监测数据表明,黑龙滩水库水质与去年同期相比,高锰酸盐指数下降10.3%,总磷、总氮和化学需氧量均下降30%以上。(完)

本文来自太古山新闻,由【大学生投稿人:邓瑶】原创,欢迎观赏。

生态环境,环境保护,水源地,湿地,眉山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