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如何打好麻将牌  

如何打好麻将牌-专业能力不强、学科地位不高 中小学思政教师面临难题

如何打好麻将牌,专业能力不强、学科地位不高 中小学思政教师面临难题。

中小学思政课提升的核心之一是教师队伍建设。半月谈记者最近在多省份调研发现,当前部分地方中小学思政教师存在专职人员数量不多、专业能力不强、学科地位不高的“三不”境遇,“画线”老师、“作秀”老师一定程度存在。

专职老师少,高要求“低配置”

根据现有教材,小学思政课对老师的要求是所有学科里最高的,然而小学思政课的老师往往是“低配置”:教师队伍不专,教师专业化程度低。

“小学思政课叫《道德与法治》,涵盖了价值观教育、品德、社会教育、历史、地理、心理学、军事、国际关系、法律等内容,可以说是包罗万象。”广东省教育研究院教学教材研究室副主任钟守权说,“这需要老师不仅具有全面的知识体系,还要有驾驭教材、设计活动等方面的能力。”

半月谈记者了解到,南方某省小学思政老师主要由语文老师兼任,学过法律的微乎其微。“如果说道德是‘万金油课’,谁都还能讲两句,那么法治则是需要专业基础才能讲的。”

东北某市一名道德与法治学科教研员说,思政课师资队伍严重不足,尤其体现在县市,老师兼职居多,有些学校思政课是由音体美老师甚至是后勤人员兼职,教育效果很难保障。

东北某地一位乡镇中心校校长说,目前全校共有3名专职思政教师,两名学校主任兼职(一个主任兼职6节课),再加外聘2人,其中一名专职教师是从班主任岗位退下来的老教师。

有的学校少量专职思政老师是因教不了主科淘汰下来的。武汉一位教师称,他所在的学校,“当不了班主任的,语文教不好的,身体不好要退休的,甚至是犯了错误的,才当品德专职老师”。

上课划重点、下课不钻研,有效培训少

半月谈记者在多地采访了解到,部分中学政治老师,一上课就给学生划重点、考点,教学索然无味,学生死记硬背,刷题应对考试;还有一种“作秀”老师,用影视、歌舞、游戏等形式喧宾夺主,或以“鸡汤”“段子”哗众取宠,一阵热闹之后,学生们感觉没有学到东西。

分析“画线”老师、“作秀”老师存在的原因,来自三大“不足”:

一是能力不足。华南师范大学附属中学高二政治老师张莉深受学生欢迎。该校高二一班学生冯宣瑞说:“张莉老师把枯燥的概念结合时事讲活了。”后来,在张莉的影响下,冯宣瑞还主动找来《资本论》《国富论》看,觉得政治学科其实并没有那么空洞而枯燥。

在既定教材的基础上,能够做到广泛联系实际的老师并不多。张莉说:“课本上写得干巴巴的,我们要论证课本上是正确的,还要让学生听得进去,要花很大的精力备课,这对老师的专业要求非常高。”

二是对思政课的理解不足。一位长期负责政治课教研工作的专家说,当前部分思政老师对于思政课价值功能认识存在一定偏差,对课程的育人价值认识不够高,存在“高考考什么,自己就教什么,高考怎么考,自己就怎样教”。

三是有效培训不足。一位受访者直言,目前老师的培训特别多,投入很大,但是不能解决老师的需求,不少培训沦为利益和权力之争。培训机会区域城乡之间不平衡,县区培训越来越少。

东北某市一名教师说,目前针对思政课的教研培训机会非常有限,一些边缘城市和县区级学校根本享受不到,很多老师就是靠一本教材、一本教参这两本书,上一堂思政课。

地位不高,职业认同感不强

习近平总书记在今年3月与思政教师座谈时提出,我们办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教育,就是要理直气壮开好思政课。不少思政老师说,到底能不能理直气壮,他们心里并没有底。

一位教师说,思政课“说起来重要,教起来次要,考起来不要”。它是边缘课程、弱势学科,不是主课,思政老师不是班主任,成就感、幸福感、获得感普遍缺乏。

一些地区思政课在考试中比重不高,老师地位偏低。例如,某市中考中《道德与法治》只占10分,远远低于语数外理化等科目的分值。该市一名初中思政课教师说:“这就意味着政治课在应试上是小科。”学生和家长不重视,老师就处于弱势地位。

评职称也是一些思政教师的痛点。一些学校职称评定按学科人数的基数来,有的思政教师40多岁了还没有评高级,有的30多岁了还没有评中级。

“高考改革后,选考政治的学生人数在所有选考学科中最少,政治课也开得少。”湖北一位政治老师说,“在学校和学生心目中,我们贡献很少,带不了学生参加竞赛,连生物学科都不如。”

一所高校院系党委副书记认为,中小学思政课教师与主课老师相比较,受重视程度和展示平台更有限,这种局面必须改变。

半月谈记者:郑天虹 廖君 杨思琪 仇逸

本文来自太古山新闻,由【初级投稿人:曾祥溢】原创,欢迎观赏。

张莉,老师,政,政治课,教师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