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ag8只为非凡  

ag8只为非凡-资金不足、专业训犬师缺乏 导盲犬供不应求

ag8只为非凡,资金不足、专业训犬师缺乏 导盲犬供不应求。

“培训导盲犬是值得我用心努力的事情”

因资金不足、专业训犬师缺乏等 导盲犬供不应求

中国导盲犬南方示范基地正在培育的导盲犬。

导盲犬幼犬

训犬师与导盲犬

训犬师在训练导盲犬

导盲犬

引领视障人士安全出行的导盲犬,一直以来被视作视障群体走出家门、融入社会的又一种可能性。6月初,为视障人士无偿培养导盲犬的中国导盲犬南方示范基地“即将被拆除撤走,寻求新场地无果”的消息一时间成为社会焦点。在得知导盲犬基地即将撤走的消息后,广东多个村地、农场或养猪场于近日伸出援手,表示可向中国导盲犬南方示范基地提供训练和安置场所。

然而,在导盲犬背后,有一群训犬师一直在克服场地之外的重重挑战,为视障人士融入社会创造更多可能。

文/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王楚涵、苏赞、杨欣

图/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陈忧子、李波

公众:狗怎么能上公交车

身体检查达70分以上、长达两年的培养、6个大考要达到国家标准……从繁殖配种,狗狗的考验就已开始,一路披荆斩棘,才能顺利“毕业”,成为一只合格的导盲犬。

然而对于中国超1700万名视障人士而言,正式上岗的导盲犬仅200多只。严格且漫长的培训和考核、大量的资金需求、较低的社会接受程度……从2015年成立至今,华南地区唯一一家专门从事导盲犬训练的基地——中国导盲犬南方示范基地,已经收到了来自视障人士的100份纸质申请,而培训后上岗的导盲犬仅有4只。

此外,社会似乎也没做好迎接导盲犬的准备,被拒绝,甚至被骂,是导盲训犬师李苑甄每天都要经历的事情。“上次去搭公交车的时候,司机看到我牵着一只狗,就直接就开走了,好不容易拦住一辆上了车,司机一路都在骂,车上的乘客也都要求我赶紧下车。”面对这些情况,李苑甄早已习以为常,她依旧会笑着跟司机和乘客解释,导盲犬是经过专业训练的,国家规定是可以上公交车的。

但李苑甄明白,《残疾人保障法》和《无障碍环境建设条例》中明确规定的,是保障视障人士可携带导盲犬出入公共场所,然而作为中国导盲犬南方示范基地的导盲犬训犬师的她,并不在这一规定内。“国家要求,导盲犬是可以去公共场所的,前提是带它去的必须是视障人士,并没有规定训练中由训犬师带的导盲犬也可以去公共场所,所以他们拒绝我们的理由是,你又不是盲人。”

李苑甄介绍,培训导盲犬分为寄养期、培训期和服役期。其中,在培训期将对导盲犬进行严格的训练和考试,首先会进行为期6~9个月的引路训练,这一阶段将会有训犬师对导盲犬进行绕行障碍、上下楼梯、搭乘交通等训练,通过6次大考后,再与经过筛选的视障申请者进行为期1~3个月的共同训练,以培养导盲犬和申请者间的默契度。

带导盲犬在公众场所进行训练,除了导盲犬学习到上下电梯、找座位等技能,更重要的是让它积累生活经验,在面对责骂等突发状况的时候保持冷静。“所以有时去公共场所训练,如果是训犬师和导盲犬一起,那训犬师就必须自己克服不被理解的困难,但是像地铁站等场所,要出示相关的残疾证明,我们就必须要和视障人士一起,这样导致对导盲犬的训练时间被迫延长。”李苑甄说道。

资金:每月开销10万元 捐款只有3000多元

导盲犬的培训资金上也遭遇困境。“假如资金充足,每一个训练员同一时间可以训练三只狗狗,一只导盲犬的培训时间大概是7至12个月,每名训练员每年可以训练出6只导盲犬,现在基地有8名训练员,算下来每年可以培养48只导盲犬。”李苑甄仔细地算着理想中的训练情况,然而,资金充足这个前提条件几乎不可能完成。

一只导盲犬的训练成本在25~28万元。从基地的每月开支来看,一个月需花费10万元左右,而基地的资金主要来源于发起单位的赞助,以及社会捐款。据基地公布的5月份捐款明细显示,5月份捐款合计3209.77元,这笔收入对于基地开支而言,只是杯水车薪。“发起单位每个月大概会赞助7~8万元,但是万一企业自己的运作有困难,又舍不得放下我们,就会撑得很辛苦。”中国导盲犬南方示范基地的发起人之一张妙钿坦言。

“我们跟其他非营利性机构不太一样,我们养了狗狗,狗狗不能一天不吃东西,不能一天不训练,训练员平时放假都要轮着放。但是其他的机构,可能有资金的情况下就做一下,没资金的情况下就停一下,而我们永远都不可能停下来。”面对其他人提出的进行一些商业化尝试的建议,张妙钿表示,她想做的是慈善服务,不想把基地做成马戏团,这是他们的底线。

训犬师:缺乏专业训练员和训练标准

来广州之前,李苑甄还曾在美国、中国香港等地的机构进行导盲犬培训,公共场所的拒绝、市民的排斥,这些问题在各个地方都很常见。“一开始很多地方不让你进,有些人对它们很抗拒,但都在慢慢改变,像中国香港的导盲犬机构,发展了差不多七年,开始的时候也是一样,等了一个小时都上不了一辆车。”

改变源自一部TVB的电视剧,这部名为《陪着你走》的电视剧,讲述了一名摄影师因一场意外,失去了双亲也失去了光明,导盲犬的陪伴令她渐渐重拾自信的故事,也让公众增加了对导盲犬的理解。“电视剧播出的第二天,我牵着导盲犬上街的时候,很多人一看到它就说,这是导盲犬,要让它进来。机构一开始也是资金不足,后来也因此得到了很多人的支持和帮助。”

半年前,李苑甄来到广州,成为中国导盲犬南方示范基地的训犬师。“现在这里没有一个适合导盲犬训练的环境,也没有专业的训犬师,所以我很想从广州开始,把我所有的训练知识教授给这里的训犬师,让他们把我的经验、把训练导盲犬的国际标准,往全中国推广,让导盲犬的训练模式成熟一点,让使用导盲犬的视障人士更安全一点。”

目前,中国导盲犬南方示范基地共有8名训犬师,每天的导盲犬训练,李苑甄都会跟在他们身后,对训练方式进行指导。“我看了他们训练导盲犬的方式,不是很标准,他们没有理解导盲犬训练背后的意义。”李苑甄说道,现在有些视障人士发现,导盲犬带出来的时候很难控制,就没有再把导盲犬带上街,然而导盲犬在训练基地的时候是可以控制,这个就是训练方式的问题。

申请人:体型、走路速度等需全面考量

成为合格的导盲犬需要经历重重关卡,要成为一只导盲犬的主人同样也要经历重重考验。“从申请开始,我会去申请人家里做两三次家访,每次家访约两个半小时,首先要看他的家人是否支持,还要看他的个性是否能面对外出时的问题。此外,他的体型、走路速度、居住环境、工作环境、业余爱好等所有东西我都要知道。”李苑甄说。

了解完申请人情况后,还要将匹配的导盲犬带去和申请人实际接触。当所有申请人全部了解完后,才会确定导盲犬最终的主人是哪一位。“不是每只狗都适合每位视障朋友,我们要看狗狗和他的步伐是否匹配,高度是否合适、个性是否合得来。虽然这个过程会花很长时间,但是视障朋友把他的生命交给你,交给你的狗狗,所以我觉得这个过程一丁点失误都不能有。”

这份工作让李苑甄结识了一些视障朋友,也了解到了他们的故事。“我有一个朋友,30多岁的时候因为疾病失明了,有一次我跟他去坐地铁,别人给他让座,他说,‘听声音你年纪比我大,你坐吧,我虽然看不见,但是腿还挺好的,站着没事儿。’”李苑甄因此感受到,自己和视障人士之间是平等的,而不是帮助和被帮助的角色,“他们(视障朋友)都是很厉害的人,希望导盲犬能成为他们的眼睛,带他们去更多地方,体验更多快乐,所以培训导盲犬是一件值得我花尽心思,用心努力的事情。”

本文来自太古山新闻,由【特约投稿人:邓琚才】原创,欢迎观赏。

导盲犬,视障人士,示范基地,毕业,残疾人保障法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